家园立交桥

趁早

发布日期2016-04-15   浏览 335 次

 

我觉得一般人教养子女有个重大的错误,就是对于这一点没有及时加以充分的注意。精神在最纤弱、最容易支配的时候没有习于遵守约束,服从理智。“自然”很明智地使得做父母的人无不爱护自己的子女,但是那种自然的爱一旦离开了理智的严密监视,就极容易流于溺爱。他们爱护自己的子女,这个原是他们的责任,但是他们常常连子女的过失也都放纵不管。固然,子女的行为是不可加以干扰的,他们对于一切事物应当可以运用一己的意志,而且他们在婴孩时代也做不出什么重大的坏事情,所以他们的父母总觉得子女的过失可以放纵,没有危险,子女执拗一点,也以为很合乎孩子的天真的年龄。但是对于一个溺爱子女的、对于子女的恶作剧总是一味原谅不去改正、说那是一件无关宏旨的小事情的父母,梭伦(Solon)的答复最好,他说:“不错,但是习惯却是一件关系重大的大事情啊。”

被溺爱的孩子必定学会打人、骂人,他哭着要什么东西,他便一定要能得到,他心里想做什么事情,他也一定要做。这样一来,父母自己在孩子幼小的时候,逗爱他们,把他们的本性弄坏了,他们自己在泉水的源头下了毒药,日后亲身喝到苦水,却又感到奇怪了。因为他们的孩子长大以后,这种种恶劣的习惯也都跟着到来。那时孩子太大了,不能逗着玩了,他们的父母不能再把他们当做玩物了,于是他们就埋怨,说孩子太刚愎,太自是。那时他们才知道孩子刚愎讨厌,才知道他们亲手养成的种种恶习是很麻烦的。那时他们才愿意拔除自己手植的莠草,可是莠草的根已深了,这时才想拔除也许已经晚了。因为当他年纪小,还在着童装的时候,惯于支配一切事情,现在年纪大了,着短裤了,他仍旧希望运用自己的意志去支配一切,我们为什么又感到奇怪呢?事实上,他长得愈是接近一个成人,他的年岁把他的错误表现得便愈显著。那时做父母的人是很少仍旧昏聩得毫无知觉的,那时他们是很少麻木不仁得连自己纵容的恶果都觉察不出的。他在不会说话,不会行走之前,他已支配女仆的意志了。他还刚能呀呀学语,他的父母已经向他低头了。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,比以前更强壮、更聪明了,为什么突然之间反而要受到约束呢?为什么他在7岁、14岁或是20岁的时候,要失掉以前父母所大量地给予的优待呢?你可以把一只狗、一匹马或是随便一只什么动物照样试试,看它们小时候养成的桀骜不驯的脾气,长大羁勒以后是不是容易改正。然而这种种动物之中,其执强,其骄傲,其希望成为自己与别人的主宰的心思,又没有一个有我们人类的一半的啊。